发新帖

“教育工作者”熊丙奇应当尊重教育事业

大庆商江 4天前 2

“教育工作者”熊丙奇应当尊重教育事业

 

【仅供新闻从业人员讨论研究参考。初稿,待充实修改】

 

百度百科解释教育工作者是指从事与教育有关的各级领导、专家、研究人员、教师以及各级各类学校、教育机构管理人员,教学辅助人员和其他专业技术人员的总称。教育工作者的主体是教师

从教师的角度看,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是冒牌的“教育工作者”。

 

 

2016623日,《新京报》(熊丙奇)《南科大不要满足于成为第二个北大清华》: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6/23/c_129084124.htm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新京报》认定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为“教育工作者”或是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利用《新京报》自封为“教育工作者”。

2019年3月12日,《新京报》(熊丙奇)《大学里居然有小龙虾专业?职业教育就该以社会需求为导向》: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27798214916526500&wfr=spider&for=pc

读完以上文字,给读者的初步印象是:《新京报》认定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为“教育工作者”或是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利用《新京报》自封为“教育工作者”。

“教育工作者”熊丙奇应当尊重教育事业。但是,冒牌的“教育工作者”是不会尊重教育事业的。

2006年,时任上海交通大学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的熊丙奇对中国教育的看法比较另类。
2006年7月26日,新浪网“熊丙奇的博客”《教育就是垃圾车》:与其他写作者不同,我不是夜猫子,而是一只早起的鸟。可这只早起的鸟,每天出门,不但没食吃,连“清新”的空气,也呼吸不到一丝——门口街道的环卫车,几乎与我出门同步,一路洒着刚收集的过夜泔水,一路抖着车身上的垃圾,飞奔而过。恶臭的味道一路飘过,连街边做油条的也顾不得锅里的油条马上捏住鼻子——谁还敢在这里买早点吃早饭——而整个街道的恶臭至少要两小时之后随着地上的泔水被其他车车轮带走才能飘散。一直以来,我很支持环卫事业,也十分尊敬不怕苦不怕脏的环卫员工,他们清洁着我们生活的环境,让城市良好地运转。所以,对于每天早上遭遇环卫车像个没盖盖子的大粪坑在居民小区以及小区外的街道招摇而过,也就一直持“隐忍”态度——捏着鼻子,大口啜气。像我这样的,还有很多。每天和我一起坐班车的老师,远远看到环卫车,就逃也似地躲在一边,既躲味道,也担心泔水飞溅到自己身上——如此,岂不要臭一天?本来,环卫车是为了运走垃圾,清洁城市的,现今却成了垃圾源,破坏源。什么原因造成的?我问过在城管部门工作的朋友,他告诉我,首先是政府不重视,环卫投入不足,垃圾车很多已经到了报废的期限,可还在超龄服役,密封性能差也就可想而知,这是车开一路泔水洒一路的根源;其次是有的环卫工人素质不高,操作“野蛮”,装运垃圾时不规范,导致车身上到处是垃圾,而完成任务之后,车辆消毒不彻底,清洗也不干净,空车开出去时就臭气熏天;再次是管理制度不合理,有的地方各自为阵,你管运垃圾,我管街道、马路打扫,互不相干,有的地方环卫则实行承包,为了节约成本,破旧的垃圾车不更新,垃圾车严重超载家常便饭……在清洁城市过程中,造成对城市环境新的破坏,我想,这绝非环卫官员和员工的本意。而“破坏”的理由条条无理,却又条条在理,因此要改变起来,实在困难——投入不足、素质低下、管理落后,改变哪一条均不容易。于是,大家不可指望环卫车把活干得干干净净,清爽利落,要么选择垃圾在小区垃圾库里发酵,要么选择“大粪坑”定时在小区招摇。这就如同我们的教育,以培养人健全人格为己任的教育,现今却大行破坏人格之实。这也“绝非”教育者本意。可因为投入不足、体制僵化、教育者素质低下,今天的教育可谓既繁荣又荒芜——教育发展的速度和规模,犹如满街的环卫车载着垃圾狂奔,远远望去,事业红火;而教育的质量,就如破车洒落泔水抖落垃圾飘落臭气,不可静观。不送孩子上学,于法不容,于现实不允许;送孩子上学,就准备接受孩子人格不健全发展的结果,这也是今日家长们无奈的“选择”。 这就如同我们的教育,以培养人健全人格为己任的教育,现今却大行破坏人格之实。这也“绝非”教育者本意。可因为投入不足、体制僵化、教育者素质低下,今天的教育可谓既繁荣又荒芜——教育发展的速度和规模,犹如满街的环卫车载着垃圾狂奔,远远望去,事业红火;而教育的质量,就如破车洒落泔水抖落垃圾飘落臭气,不可静观。不送孩子上学,于法不容,于现实不允许;送孩子上学,就准备接受孩子人格不健全发展的结果,这也是今日家长们无奈的“选择”。 环卫车不可缺,教育亦不可缺;环卫车之臭,尚可躲避,躲之不及,大不了洗个澡换身衣服或者臭上一天,而教育之臭,除非远离这块土地——境外求学——否则无处可逃,其臭影响之深,怕是深入骨髓,贻害一生,惟有寄希望于出淤泥而不染。
读完以上文字给我的初步印象是:自封为“上海交大教授”、“教育学者”的熊丙奇竟然说“教育就是垃圾车”,令人不可思议。你吃的是教育饭,穿的是教育衣,睡的是教育床。你不应当背叛教育,诋毁教育。你不应当想白眼狼似的“吃红肉拉白屎,转眼无恩”。

熊丙奇比较喜欢有人说他是“学者”、“教育学者”、“知名教育学者”、“专家”、“教育专家”、“著名教育专家”、“教育家”等等。我郁闷,一个把“教育就是垃圾车”作为座右铭的人,怎么可能在教育界立足?
2014年12月26日,熊丙奇通过博客告诉全社会《我不是教授,连教师也不是》。这个广告能为熊丙奇的粗俗遮丑吗?
建议上海政治狂人熊丙奇今后少在大庭广众面前大侃特侃教育问题了。好吗?
建议全国主流媒体从业人员深入剖析熊丙奇稀奇古怪的思维定势和飘零破碎的语言垃圾。

以上内容约****字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手机:13624660933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参考资料】

2011年7月4日,和讯网wnorthwood

Teach on the way yourself,no matter what headmaster say,The truth shall make you free.教自己的书,让领导去说吧 ,真理使人自由!

 

交大教授熊丙奇“软文”“面视”“掐架门”

   高校招生,闹剧年年有,今年格外多,而且来早,分量相当重。

   跟往年北京北大和清华“京剧”独领风骚不同,因为今年大戏是以上海两个名角“大校”-----复旦和上海交大”掐架门”上演而拉开序幕,对于惯听了字正腔圆京剧“教 育票友”门,不知道能否听清楚上海“越剧”深沉隽永,缠绵柔和?

   我们暂且不论谁是谁非,倾巢高校之下,没有完卵,全部都是坏蛋。如果仅凭复旦和交大“二人转”来做评判,我们看到只能是中国高校版“罗生门”。

   今天我要说是上海交大知名教授熊丙奇先生,作为”当事者“之一,是如何区别“严于待人,宽以律己”地对待“掐架门”

   经常关注教 育网友,大抵不会不知道沪上两大“教 育时评家”,复旦葛剑雄先生和上海交大熊丙奇先生。熊丙奇先生是中国教 育评论界最年轻也也最活跃作家,他评论经常占据各大网站相关频道首条,点击率也毫无例外地居于首位,由于其勤奋和多产,敏锐和犀利,雄辩和审慎,……熊教授是中国教 育界说话最有分量网络名人,中国教   育界事无巨细,一有风吹草动,网络上立即就会看到熊教授必亲攻之相关评论,上至高山仰止北大清华,小到传说中“天津文理大学”,包括上海其他高校,都难逃他客观公正法眼,譬如这次事件当事人之一“复旦”就曾经频频遭到熊先生亲切关注,这一点大家都可以到网上搜索可以得到证实。一言以蔽之,熊丙奇先生就是中国教 育问题总发言人。

   按照一贯风格,如果“掐架门”是发生在上海交大之外,那么熊先生一定会举起如椽巨笔,奋笔疾书,痛心疾首地斥责,但令人困惑是熊教授这次对却没有做出应有及时、客观、公正评论,一改雷厉风行套路,玩起了绵软无力太极拳法,在明显短暂沉默之后,终于推出2篇有关此事时评,《大学抢生源何以成闹剧 》和《 大学不能靠“忽悠”抢生源》 ,在《忽悠》一文中,先生对全国各地高校招生乱象均大四十大板,把各地大学拉来给“掐架门”陪绑,然后,不得不面对此事时候,却话锋一转,矛头直指复旦:  

“复旦在指责其他学校“搞鬼”欺诈,并表示要追究法律责任时,却忘了一点,本校在招生宣传过程中与考生签署预录取协议,也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甚至涉嫌欺诈。目前,在大学招生中,只有一种合法预录取,即自主招生预录取,复旦和上海交大在江苏、浙江、上海共有700个预录取名额,这些学生在高考前即与学校签署了协议,考分达到一本线即被学校录取。除了上述三地,复旦在全国其他地方进行自主招生,均无预录取之说,……以及其指出发生考生“被撬”地区——云南、宁夏、广东、湖北等地,复旦所称“预录取”,显然不是自主招生预录取,甚至连自主招生也不是。而这样预录取,并没有任何法律效力,法律并不保障。云云!

面对“复旦”和“交大”两个顽皮学生,可爱熊先生高举教鞭,却轻轻地落到了复旦头上。

先给复旦一顶“涉嫌欺诈”标签和起诉罪名,貌似是给广大考生主持道义,最后再判决复旦“非主流自主招生”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不受法律保障,为交大“冒名”开罪。文中前后都是指摘复旦如何下三流,甚至涉嫌“忽悠”,却满口不提交大“下贱”,暗地里使坏?并且暗示交大使坏是“钻了不受法律保护”空子,打擦边球,虽然手段很龌龊,但结果很正常,在抢夺生源不地道、不道德大战中,没有一个是清白“不管是黑手,还是白手,只要忽悠到高分,就是金手”!没有最下流,只有更下流……为何熊教授会一反常态,发表这样一篇语焉不详、避重就轻、倒打一耙博文呢?如果你知道了熊教授是交大知名教授,你就会读懂他这篇文章内涵,而且浅显易懂。

熊丙奇教授作为交大体制内人,是有单位,是受人领导,即使他平时如何书生意气,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但到了自家身上,还不是一样跟我们草民一样,我们草民,仰观宇宙之大,包括美国总统,俯察品类之盛,小到“悬浮领导”,没有一个不敢去扁他,但在对待自家那些副科级领导们,心里虽然恨之入骨,手心也难免发痒,但没有一个不是脸上笑容绽放、嘴上没有一个不是拍马逢迎,何哉?不怕县官,就怕现管!

熊丙奇,拿起粉笔,吃是大学饭,敲打键盘,骂是大学娘,但不是他自个娘上海交大。

“掐架门”见诸媒体,使熊丙奇也陷入了二难选择之中,作为资深教 育时评家,对舆论关注 育焦点事件,如果采取装聋作哑,无所作为鸵鸟姿态,就会显得不合常理,如果一如既往地对自家“东家”进行大义灭亲式点评,估计一般人很难做到,厕所里拾了一个手绢-------很难开口呐!如果不识时务地这样做了,那他还想不想在交大混啊?结果就是“领导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本人也会陷入众叛亲离尴尬境地,陷于感情和道义纠结之中。

千难万难熊丙奇只能出一篇软文来面对这样一次突发事件,算是对舆论及粉丝们做了一个交待,当然更是向上海交大表明心迹一个“自白书”,而不是一个背叛“投名状”。

http://wnorthwood.blog.hexun.com/65910218_d.html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
大庆商江
主题数
95
帖子数
0
注册排名
6